行业动态

智慧城市解决方案需落地有效 实现社会治理创新

发布日间:2017-08-10   浏览次数:17145

大家知道静安在社会治理这一块基础不错。去年的上海市委1号课题“创新社会治理、加强基层建设”,在课题调研过程中,静安是重点之一。最后形成的课题成果“1+6”文件中,也有静安的经验。所以关于社会治理的基础部分,这里不多谈。既然是说到“十三五”的规划方向,我想说几个是我们认为值得关注的新方向。

第一个建议,将社会治理与社会服务的创新创业相结合。大家知道今年全国上下都在说创新创业,零点也在多个城市实际参与创业扶持。比如我们几年前就在嘉定参与创建运营3131创业园区,在北京中关村创业大街开设了创业空间,最近入驻了深圳湾创业广场,刚刚在闸北区的2.5万平方米创业综合体5iCenter也正式开幕。但是我们有一个感觉,目前谈创业这一块,更多的是经济这一块很火热,但和社会治理相关的领域,感觉还是比较弱。所以在社会治理这一块,可以借这个东风,把这个事做得更好。在国内其实并不缺少像公益微创业、孵化器这一类的形态,但是相关的一些研究发现,其中的问题也很多。比如公益创业组织小微化;创业主体弱势化,可以调动的社会资源欠缺;自身可持续发展能力弱,很多想法是很好,一开始的做法也不错,但可能像一阵风一样就过去了,真正能够持续生存下去、发展壮大、给社区或社会提供比较多社会服务的,还是不多的;创业的行业层次比较低,大多数技术含量不高;市场化运作程度不是很高,没有形成一个比较好的生态系统,等等。我们静安在文化创意这一块,是有一些底子的。在经济创业这一块,也开设有创业空间。那么在公益方面的创业,我们是不是可以做一些更有力的推动?借创新创业的东风,把社会服务的创业更好地做起来。包括物理空间上面,以及政策空间上面都要给予支持。培育一个比较好的社会服务创业生态。

第二点建议,推动建立社区级的公益基金会。现在公益基金会挺多,但是在社区基金会这一块是比较缺的。国外这一块的发展会好很多。社区公益基金会往往不是很大规模,是一种本地化的,在社区内孵化、培育和成长的,服务对象是社区居民,成员也可以是社区居民的这么一种基金会。如果做得好的话,它可以使很多的问题在社区层面,以慈善、公益互助等形式就得到解决。某种意义上对解决社会矛盾也有帮助。它可以作为新的社会治理体系构建中的一个环节。我们会发现,目前居委会在面向社区的一些管理、服务功能的发挥上还是存在问题,很多还是以完成自上而下的任务为主,甚至是在应付上面派下来的各种任务,较少自主地去发现本社区的议题,并展开有效的行动,让居民感知到,让居民受益到。去年上海的创新社会治理“一号课题”开展之后,在居委会这个层面,一方面在减负,另一方面在赋能。这是一个好的迹象。但还是要意识到,社区内的很多事情,不能只靠居委会,或者因为它自身的角色定位,有些功能它是发挥不了的,这个时候,社区基金会可以起到一个很好的补充作用。目前国内有一些做得较好的例子,比如深圳桃源居,还有上海浦东的洋泾。2014年的一个统计数字说,上海有社会组织1万多家,其中基金会100多家,但真正的社区基金会还很少。对这类原生性的社会组织还存在较大的需求满足缺口。

第三,以服务设计的理念和方法,优化和创新公共服务。服务设计这两年慢慢在热起来,传统上商业领域用得比较多。比如现在一些新兴电子产品的服务,不管是线下门店服务,还是线上的服务,都会特别看重整个流程的设计。包括现在很火的打车软件,为什么会对传统出租车行业带来颠覆效应,除了价格上的因素,更多的其实是他们通过新的服务设计,给消费者带来了更方便、更快捷、更舒适的服务体验。其实对我们公共服务也是一样的,也需要这种服务设计的理念,国内目前也在这方面有一些尝试。其中的关键包括,关注服务对象的体验,关注服务触点,关注线上线下的交互等等。特别是我们的各类行政审批大厅,各类公共服务窗口,很需要服务设计的新理念。比如,现在需要企业报批的很多事项,如果能用服务设计的理念进行优化,可以大大缩短流程,提高效率;医院的看病流程,如果能够从硬件、软件等各方面有一个好的服务设计,也有助于缩短排队时间,减少不必要的抱怨和纠纷。

第四,大力鼓励社会治理中的公众参与。这里说的公众参与,可以涉及社会治理的很多环节,包括政策制定、预算制定、规划设计、过程改进、效果评估等等。目前,政府对于后期的效果评估当中公众参与的运用已经比较多,比如让独立第三方机构进行相关的民意调查,但是对于前期的公众参与、过程中的公众参与,还做得不够。比如在老旧城区的规划、改造过程中,传统上几乎都是以主管部门意见和规划技术意见为主导,较少考虑公众意见,现在会发现这样可能会有隐患、偏误,在城市更新的过程和结果上都可能会存在一些风险。过程上,由于缺乏参与,可能会存在很大的推进阻力,甚至出现社会矛盾的激化;结果上,由于缺少参与,本地化的功能配套可能缺乏考虑,城市文脉、社区融合、居民归属可能会受到伤害。在社会治理当中,相关利益主体的多元参与,非常重要。

第五,以落地有效的智慧城市解决方案,为社会治理提供技术支撑。为什么要加个落地有效呢?因为大家知道智慧城市也说了很多年了,各个地方都在做。但是表面热闹之下问题也不少。我们要强调的这个落地有效至少有四个层面:第一,后台数据的共享;第二,职能部门的相通;第三,公共信息的公开;第四,服务窗口的互动。这四个方面越前面的越基础性,越后面的越表现性。大家会发现,现在是越是表现的东西越容易做,越基础的反而越难实现。比如第一块,后台基础数据的共享。我们在某个地方做过关于行政审批制度的调研,企业对于审批程序冗长、效率低下有抱怨。我们去问管审批的部门,他们也一肚子苦水,说他们只能管住本地政府可以要求他们提高效率,但有些事项审批,需要去上级部门调取数据,等候审批,这个他们就管不了也没办法要求了;职能部门之间,很多沟通方式也还没实现互联网化,不能说目标是建智慧城市,但连智慧部门都还没实现;在公众基础信息公开这一块,也还做得远远不够,关键信息公布不够,及时信息公布不够;服务窗口的互动,除了要关注线下实体窗口,还要关注线上服务窗口,网站、微博、微信、APP等不同平台、渠道的服务窗口,很多部门都已建立或者要建立,互动的快捷性、有效性还有待提高。

总体来说,静安在很多方面都有好的底子,也有改革创新意识。希望未来静安的社会治理还能继续成为排头兵。谢谢!

(作者:袁岳 本文根据作者在最近召开的上海市静安区“十三五”社会治理规划研讨会上的发言整理而成原文题目《袁岳:“十三五”社会治理创新新思路 》)